两头尖柠檬、滚滚园柚子、西柚、橙子傻傻分不清

在经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柑橘大战之后,现有的柑橘家族阵容基本上已经齐整了。我们现在有三个基本种:香橼、柚和宽皮橘;以及一些重要的杂交种:酸橙、葡萄柚、来檬、柠檬和柑。而这样让人想象不到的混乱,竟然是大自然一手指挥。

不过,园艺工作者显然不满足与靠自然的力量吃饭。我们可以通过继续杂交,或者直接利用细胞融合技术培育出全新的品种。这些技术让我们能解决很多问题,比如,不用吐核的橙子,不带苦味的橙汁,更大更饱满的柑橘,我们甚至能把金橘和橘子的特点结合起来,搞出连皮带瓤一起吃的高档果品。看来,柑橘家的混乱还要继续下去了。

除了以上柑橘家族中关系比较密切的直系亲属外,柑橘家还有一些远房亲戚——它们吃起来并不那么美味!但是自然控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趣的物种——毕竟有些不怎么好吃的柑橘,依然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酸枳根扛起甜橘树

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叶徒相似,其实味不同。所以然者何?水土异也。”这句晏子灵机一动想出来,用来揶揄楚王的话,本意是指生活环境会对生物产生巨大的影响,大到都可以改变品性。不料经过演绎竟然成了一个植物学范例。至少,我在上大学的时候,还有老师将这句话作为环境影响植物的经典案例来分析。

宁可吃果皮的金柑

相对于枳来说,金柑与各种柑橘的关系更近。根据分子生物学的证据,金柑与柚的关系十分密切——虽然从直觉上将微型柑橘与巨型柑橘扯在一起会稍微有些出人意料。要知道,在之前的分类系统中,它们也像枳一样被划分成金柑属区别对待。

金柑和枳一样植株通常都比较矮小,但仔细观察则会发现二者细节差别巨大。显著的差别诸如金柑没有像枳那样粗大的硬刺,以及它们的叶子与枳的复叶不同,而是呈现出与柚子类似的不明显的单身复叶,等等。

金柑的皮显然比瓤好吃得多,因为它们的瓤酸且干涩,反倒是皮中的汁水饱满得多,而且是甜的,皮上的挥发性物质更使其香气四溢——虽然可能不是所有人都喜欢。与食用相比,金柑更多被用作室内盆栽。过年过节时,用它们装点居室是个不错的选择,暗绿色的叶子搭配着累累硕果,看上去格外喜庆。而且除了漫长的果期,开花季节的金柑有着洁白芳香的花朵,也十分美丽。

如果哪天你一不小心咬开金柑的种子,发现里面有绿莹莹的东西,千万不要惊慌。金柑本该如此,它们的子叶和胚芽都是绿色,和多数其它柑橘不同。

香橙味酸且苦涩,生食难以入口,但是“香”救了它一命。香橙的果皮厚而粗糙,油点大,富有各种芳香成分,气味十分芳香,加之它们保质期长,因此早年常被僧尼采回寺里,用以供奉各路神明。我国古代文献里提到的产自长江两岸的橙、橙子、香橙,多是指本种,而非酸橙类的东西。

不过,香橙也并非完全不能吃。自从唐代传往日本、朝鲜之后,那边的吃货们纷纷找到了食用它的方法。在日本和朝鲜,香橙都叫做柚子,而蜂蜜柚子茶、柚子醋等等都是用香橙制作的。

不过更有趣的是香橙的“父亲”——宜昌橙的叶子。宜昌橙的叶子也是典型的单身复叶,只是与大部分柑橘类的单身复叶不同,它的是下面那截儿会显得更大一些,甚至远大于上面那截儿。在整个柑橘家族中只有箭叶橙具有类似的特征,而且箭叶橙的叶片边缘具有明显的锯齿,可以与叶缘光滑的宜昌橙加以区分。

相关文章